您现在的位置:福州博润白癜风研究所 > 白癜风治疗

问答选:在初中的时候我认识到白癜风是一种病

问答选:在初中的时候我认识到白癜风是一种病

来源:白癜风医院 发布时间:2021-10-07 17:42:48

 热门问题:得了白癜风,我该如何面对治不好的人生?

匿名用户 回答:

小时特别调皮,总是喜欢跑到山上田沟里耍,我记得就是七八岁那个夏天,不小心把膝盖摔破了,又是因为调皮反复几次把快愈合的伤口弄破,就这样那年在我的膝盖上多了一块白色的东西。那时候在上小学什么都不懂,就没心没肺的耍过了几个无忧无虑的夏天,到了小学五年级去了乡里的中心小学,开始感觉自己跟别人有些不一样,因为那时在手上出现了几块白班,很傻的是(现在想来)自己就用黑色圆珠笔把手上的白班涂黑,别人不会问反而还有点酷。但那时与现在不一样没有悲伤的情绪,更别说自卑,每天就耍啊闹啊,就这样很快就小学毕业了。
初中去了另一个镇的学校,在这里次感觉到了白白的严重性。由于白白的面积越来越大,家里也开始想办法给我治。次去县城医院看白白,其实以前我从不觉得白白是一种病,但是那次听到医生确认后,并且很难治,我才开始慌了。回家的路上,已经记不得我妈给我说过啥,但是那种压抑的感觉一直都没忘,那时以为妈是不是会不要我了。后来事实证明,我妈一直都没放弃过我。所以在初中的时候我已经基本清楚认识到白白是一种病,并且比较难治,由于没有发展到脸上,心里还比较能接受,内心也不自卑,三年初中当了三年班长,中考学校二。
以学校二的成绩我去了市里的高中。也是从这里开始,人生迎来了个低谷,是成绩,一直处于中间,那时对自己也有要求,一直想上个好点的大学;然后白白开始在脸上发展,主要是嘴角,所以很多想参加的活动,很多想认识的人,很多应该自己表现发挥的时候,我都选择了沉默或退缩。现在想来,从那时起很多机会就因为白白让我错过了。高中的时候有一个隔壁班的女生,是我喜欢类型,当时特别喜欢,暗恋了三年都没敢告诉她(高中的时候我们通过同学认识成为了好朋友),没告诉她也是因为白白。高三的时候,成绩落了很多,班找我谈话,就聊到了这个病,聊了很久主要就是安慰我,当时听着还是很感动,但是后来有一次班在班面前提到了这个病,虽然讲的不是我,但在当时就觉得班的人都在看我,脸烧的不行。所以从那时起对班就不太有好感,虽然他人还是不错的。
高一的时候,妈在成都打工,那时我不懂事比较叛逆,花钱大手大脚,经常跟家里吵。现在想起来真可笑。因为我妈在成都打工,所以二次就是去成都华西医院看的病,其实看病的过程都记不清楚了,只记得那晚我和我妈住的旅馆,不能说是旅馆那就是一个房间住了十多个人,还有很多少数民族人,整个房间烟雾袅绕。所以进门的感觉是害怕的,半夜的时候,我妈轻声的把我喊了起来,我们就在旅店的公园里待了一晚。当时我就知道妈是为了省钱才没住好一点旅店。之所以叫我出来是因为房间里的人太杂,她省上揣一万多块钱。经过那次既然我深刻体会到了贫穷含义,同时也感受到了我妈的辛苦。
三次去是去了绵阳的一个军区医院,几乎没有。再然后,应该是高二的时候,听我小孃说河北保定有一家医院治这个病,于是就决定去河北看病。在成都火车北站我妈给我买了一小凳子,我就带着它开始了生平次长达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旅行。这次去做了植皮手术,是从我肚子上植的皮,现在留下的印子都还清晰可见。这次去大概花了三万块,已经把家里几年的存款耗尽。由于没那么多钱继续做手术,做了一半就回到了学校,不了了之。
高中生活对我来说压抑又紧张,这里的人很多,家里有钱的人很多。在这里,成绩排不上号,论背景没有,所以上了高中后我就已经迷茫了,应该也是从高中开始,自卑开始在心里萌芽,但是我尽量克制这种情绪,毕自己还是比较好强。
浑浑噩噩度过了高中生活,差重本一分上了一个二本院校,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。其实到高三结束时,白白就已经在嘴角比较了,那时候心态还是比较坦然,平和,虽然知道自己有缺陷,但是想到要去一个新的环境,还是告诉自己这个新的开始,我要战胜白白。
刚到大学时,大一大二我还是比较上进的,做了很多兼职,摆过地摊,做过图书销售代理,还有其他代理,也有自己的团队,所以大一大二很充实,但也受到过一些打击,的就是参加社团,面试了n个社团都被pass,这就是现实。按照初的计划,我觉得自己是个创业型人才,呵呵,经过多次碰壁后,我开始调整了自己的规划,从创业型转为型。尽量从事和人打交道的工作。就这样决定了考研,这是后话了。大三大四的我就比较颓废,学会的打lol,明日每夜打,这中间有一个插曲,是大三下学期的时候,跟高中暗恋的那个女生表白了,然而她同意了,于是我俩开始半年的异地恋,好多次我都想过去找她,她也想我过去,但是由于自卑,害怕被拒的心态一直没去,在那年暑假的时候,这段感情就自然而然的结束了。没有留恋,因为我感觉自己配不上她。转眼就到了大四找工作的时候,看着其他比自己能力还差的同学都找到了工作,内心就更加自卑了。所以那时,一方面理性思维告诉自己,还是自己能力不行,自己不够,不然足够别人也会要我的。另一方面,也埋怨老天爷不公平,别人为什么都好好的,而自己却要承受这一切。所以,矛盾的心里总是挥之不去。虽然还是找了一个四川的工作,但没有去。就因为不死心,不甘心这样活一辈子。于是又花了一年考研,考上了一所专业排国二的学校,在成都。
就在考研这个暑假,四次治疗的计划开始,我去了北京国丹医院,很好,但是也由于经费原因治疗到一半就放弃了(每个月大概六千左右)。但是脸上基本看不出来白白。这里就不放图了。读生这三年,病情基本控制着,没有多少发展。在这期间,有一个人,就是我的前女友,她为我付出了很多,没有她我很难想象是否自己能熬过来考研加治疗那段时间。总之此处省略十万字。。。
后来我们分手了,就在我生毕业的时候2018年六月十号那个星期天分手了。很多原因,其中白白算一部分,还有一些生活观念等等。虽然分手了,但是我仍然感谢她,是她让我重新站起来,是她让我现在都能感受到爱的余温。
今年九月,学习生涯开始,这又是一个新的征程。怀揣着这份不甘心继续上路,即使依然自卑依然怯弱,但是内心的反抗是永远不会停歇的。

医院简介

事业

白癜风预防

医院页| 白癜风常识| 白癜风病因| 白癜风症状| 白癜风诊断| 白癜风治疗| 白癜风预防| 事业| 团队

Copyright @2021-2022 福州白癜风所
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如有转载或引用本站文章涉及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 蒙ICP备12002857号-1
医院地址: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连凤路三木花园C区16号